雷有几多中意我

FF15沉沦/传火&血之回响收集中/云养龙
来找我玩呀(。・ω・。)ノ♡

【三日鹤】刀剑之绊(2)

    我收回之前的话。

第一,这篇下次才能完结

第二,这篇cp向比我预想的要明显

本次中途有鹤球的小伙伴来客串,然而文中的鹤球并不认识他们  算是茶番吧……

我并没有去过东京国立博物馆,所以所有的都凭想象……误差绝对有的,介意的慎入……

上网查了半天资料但收获不多

若是文中关于刀剑相关有出现错误什么的,欢迎指出

这篇说实话就是我见不到爷爷的怨念的产物。

下面是惯例

注意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文笔渣  也许会有神奇的句子出现

                   难产似母猪     短小但不精悍

鹤丸有近乎病态的表现  请注意避雷

OK的话






    鹤丸国永的房间几乎整日都是昏暗的——紧闭的窗子被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吊在天花板上的灯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却因为光线问题而迟迟没有发现。就连在白天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地在房间里挪动,否则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就会多出一块淤青来。

 

    是的,平时浑身上下都是白色的鹤丸,喜欢黑漆漆的夜晚。然而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原因。

    白色闹钟突然聒噪地响了起来,鹤丸的身躯不禁一顿。他嘴角带着无奈的笑意,走到床头将闹钟关掉了:“真是吓到我了……”

 

    虽然之前设定了闹钟,但不放心的他还是提前醒来了。闹钟响起时他已经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发了。毕竟今天他已经等了很久,他想要当这次第一个看见这把刀的人。

    鹤丸的目光快速扫过日历——今天是五月十二号,是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宗近的展出日期。

    上次三日月宗近被展出时,鹤丸正因护照问题被扣留国外。而他匆忙赶回后,展出早已结束。鹤丸对此悔恨不已,毕竟这可是那把刀啊,那把被誉为国宝的刀,那把即使只看图片都能让人赞叹不已,刀身流畅而优雅,泛着美丽白光的刀,那把在象征着日本光辉的五剑之中脱颖而出的刀啊……

    他可不想再次错过了。

    鹤丸随手翻动起了书桌上的宣传单,东京国立博物馆大大的印字下有着一行用漂亮字体写出的字——三日月宗近展出决定。他第一次听到三日月宗近这名字的时候有一种这名字主人是身边朋友的错觉,因为这名字实在是太过熟悉了。他对自己错觉的产生原因毫无头绪,也就对这把刀有着比其他刀剑更加浓厚的兴趣。

   今天,今天就能看到他了啊……

    鹤丸想到这里不禁激动起来,便迅速抓起一瓶果汁,匆匆出门了。

 

    早晨的电车十分拥挤,鹤丸默默缩紧了身子,尽量把占地面积减到最小。就在鹤丸身旁,有几个青年正在讨论着今天的刀剑展出。拥有着青色头发的人看上去十分期待,和一个带着眼罩的人愉快地聊着天。而在一旁摆着张臭脸的、皮肤黝黑的男人就显得没那么热切了,他对于青色头发的人所提起的话题兴趣缺缺,一直沉默着。

    遇见了同样喜爱刀剑的同好,鹤丸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不过这也让他有了莫名其妙的压力。这样的感受让鹤丸有些无奈,但他又抑制不住。于是电车刚到站,他就像剑一般冲了出去,将其他人都甩在了后面。

    经过了繁琐的过程与漫长的等待,鹤丸终于如愿以偿地第一个进入了博物馆。他忽略了其余的一切珍奇贵宝,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直奔三日月宗近所在的展区。

  博物馆中的灯光十分柔和,目的是为了使古老的展品不被非自然光的损害。而在这个展厅则更甚,房间被微弱的橘色光线笼罩,显得幽雅又宁静。

    鹤丸不禁屏住呼吸,停下了匆忙的脚步。

    三日月宗近的展柜就在展厅的中间,被其他刀剑环绕。那把刀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摆在那里,鹤丸却感受到了他所散发的凌厉气息,似乎轻易地就镇压住了其余同类。

 

   不愧是天下五剑之一,看似平和却如此有震慑力。鹤丸如此感叹道。

    鹤丸缓慢地挪动过去。每当他离得更近,三日月宗近的气息就更重一分。鹤丸也因此渐渐从那气息中感受到了其他的东西——那好像是温婉的欢迎。

 

    终于鹤丸站到了展柜前。他仔细端详着那把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刀,眼神竟有些迷蒙了。

    三日月宗近的刀身纤细流畅,微微泛青,弧度恰到好处。他的刀伤被修成三日月的形状, 半月形的刀纹也沿着刀身排列下来,好似贵族的衣装。三日月宗近的刀刃反射着柔和的光,这样一来,与那天上的新月倒真有几分相似。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种美丽啊……”鹤丸轻声默念道。他不自觉地凑近了展柜,温暖的感觉瞬间将他包围。只是,他这次的感受有些不同。

    这次的迎接似乎更加热切——说是家人的迎接倒不如说是恋人的重逢——鹤丸感觉自己似乎被一个人用力抱着,这让他十分惊异,不禁瞪大了眼睛。

    以往的他也只是感受到了刀剑的温度,这次居然有了实感。

    那看不见的怀抱虽然让鹤丸有些惊恐,可他却没有躲开。因为这感觉实在是太过熟悉了,好像从前自己经常被这样抱住似的。鹤丸知道自己的直感一向很准,所以他一定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关于他与这把刀的事。

    鹤丸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寻着记忆的碎片,却一无所获。要是他没有失忆的话,自己与三日月宗近是第一次相见。

    那又为何会这样呢?

    即使心存疑惑,鹤丸依旧任由那人——或是那刀抱着。从对方传来的温度让鹤丸有了强大的安定感,他不禁闭上了眼。因为对刀剑过度喜爱,所以对刀剑过度信任。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对自己的反应有些惊讶,呢喃道。

    可就在这时,所有感觉全都消失了。

    鹤丸睁眼,顿时失言。

    眼前原本安放着三日月宗近的展柜,空无一物。

 

 

评论(2)
热度(21)

© 雷有几多中意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