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有几多中意我

FF15沉沦/传火&血之回响收集中/云养龙
来找我玩呀(。・ω・。)ノ♡

【三日鹤】刀剑之绊(终)

 完结了
foooooooooooo(。
鹤球所在的博物馆不太清楚怎么叫所以直接复制过来了……
若有错误欢迎指出

下面是惯例

注意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文笔渣  也许会有神奇的句子出现

                   难产似母猪     短小但不精悍

本次有幼爷  请注意避雷

OK的话





  作为唯一一个在现场的人,鹤丸国永免不了被警察带去询问。

    若是换一种说法,那他就是本次事件的重要嫌疑人。

    对此鹤丸表示自己非常无辜。他向警官描述了当时的场景——当然有所省略——并多次在恰当的时候强调自己的清白。警官翻看了当时的监控,除了鹤丸过度的虔诚外,视频里没有什么异样 ,而且当时的情况与鹤丸描述的基本一致,于是鹤丸只是被扣留了几个小时就被放出来了。

    当他正朝警局门口走去的时候,一位女警官的话传进了他的耳朵。

     “说起来,这个人的名字和十几年前失踪的那把刀的名字是一样的啊……”

    鹤丸停住了脚步。

     “对哦……鹤丸国永……”另一位警官摸着自己的下巴,“而且那把刀似乎和三日月宗近一样,也是无声无息的失踪的。”

    就在那刻,鹤丸国永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是一把刀啊。
   
     这应该就可以解释他对刀剑所有的特殊感觉了。

    也就是在十多年前,鹤丸国永还是被好好地安放在博物馆里的。某日,他似乎感受到了他人的召唤。由于厌倦了博物馆中的无聊生活,鹤丸自己跑了出来——他毕竟沉寂了那么久,自身的灵力足以支持他自由走动。

    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他以付丧神的形态离开了博物馆后,本体也跟着消失了。

    更糟糕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变成了人类儿童的样子,并丧失了在世千年的记忆。鹤丸国永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作为人类在世间生活着。他被人送到了孤儿院,却因为调皮捣蛋的个性被人嫌弃,直到成年也没人愿意领养他。

    虽一路波折,他还是顺利成长到了人类的二十岁。

    难道付丧神的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可以变成人吗?虽然鹤丸觉得这样的惊喜实在是有些多余,但既来之则安之。毕竟已经在这生活了这么久,要是能有解决的方法,他不早变回付丧神了吗?

    比起自己的遭遇,他更加担心的是三日月宗近这个老头子。

 

    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三日月似乎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鹤丸并不知道三日月是否也会像他那样变成小孩子,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失去作为刀剑的记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三日月宗近。

    鹤丸急匆匆地赶去了东京国立博物馆。

     “那老头子怎么会突然跑出来呢?真是奇了怪了——”话说到一半,鹤丸就连忙闭上了嘴。迟钝的他想起了两人不寻常的关系,以及那问题的答案。

    也是啊,这么久都没有相见了。虽然比起在古代时遥不可及的距离,在这个时代他们已经十分接近对方了。可即便是这样,乘坐上现代的交通工具,也是要花个几分钟的。何况身为刀剑,他们注定不能自己跑动。鹤丸只是个大规则下的意外罢了。

    换做是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跑出来与三日月相会吧。

    说实话,鹤丸之所以飞快地赶回博物馆,除了十分担心那个老头子之外,还存着小小的私心——他很想看到三日月作为人类的样子。

    鹤丸脚程很快,一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博物馆已经因为突发事件暂时关闭,大量的安保人员也被派出,在附近寻找着那把珍贵的刀。

    鹤丸知道自己很难插入官方的搜寻工作中,于是对安保人员随口扯谎说自己的钱包丢在了里面,希望可以进去寻找。但是敬业的安保人员拒绝了他,并告诉他找到了会与他联系。

     “那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蓝色头发的孩子?”

     “没有,请问您的孩子也走丢了吗?我们可以帮您联系警方——”

    “哦在那里!”鹤丸往不远处的人群指去,“多谢你啦——”说着就朝那方向跑去了。

    经过这次试探,鹤丸不再敢轻举妄动了。他默默坐在博物馆门口不远处的石凳上,等待着。

    鹤丸就这么坐在那里等啊等,直到夜幕降临。他本想继续坐在这里观察动静,但工作人员已经多次来询问他了,再这么下去他还得再进一次警局,鹤丸不得不离开。

    鹤丸的心情有些低落,天色越晚,他就越放不下心来。于是他努力思索着三日月有可能去的地方。灵光一闪,鹤丸风一般地向车站跑去。

    若三日月现世是为了鹤丸,那么他极有可能在那个地方。

    搭上了最后一班电车,鹤丸总算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三之丸尚蔵館。

    他小心翼翼地在三之丸尚蔵館周围搜寻着,希望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然而两个小时过去了,仍旧毫无成果。鹤丸认为自己已经找得很仔细了,应该不会漏掉什么,但他就是没见到三日月宗近的身影,甚至连他的气息也没感受到。

    鹤丸瘫坐在地面上,从未感到如此无助。

 

    此时已是凌晨,气温有所下降。寒冷的风让鹤丸不禁打了个哆嗦。这附近都静悄悄的,只能听见鹤丸自己的呼吸声。他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丝毫没注意到逼近的脚步声。

     “大哥哥,大哥哥。”小孩子稚嫩的声音从鹤丸身后传来,他吓得连忙跳了起来,转过身去。

     “大哥哥,您知道鹤丸国永在哪里吗?”

 

    鹤丸的目光上下打量起了这个孩子。平安时代的狩衣在他的身上哐荡着,头发上系着的装饰也有些松,几乎要掉下来。他圆润的脸蛋上有着连女子都自叹不如都漂亮五官,而让鹤丸目不转睛的则是他那夜空般深邃的瞳孔上的一抹金色。

    真的是他。

     “你找他干什么?”鹤丸止不住笑意。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真是抱歉。”面前的孩子露出认真的神色,“大哥哥,您知道他在哪儿吗?”

     即便变成了孩子,这人还是这么老成呢。

 

     “嘛,我就是鹤丸国永呢。”鹤丸蹲下,使自己的高度与孩童的齐平,“被我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只是,那漂亮的眼睛中不但毫无惊讶,还显得更加闪亮。孩子眸中的三日月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那孩子轻轻向前挪了一步,又一步,最后停在鹤丸跟前。他的小手攀上鹤丸的肩,抱住了鹤丸。就在下一秒,鹤丸的耳边响起了孩子软糯的声音:“太好啦,终于抓到鹤啦……”

    太好了,太好了。鹤丸心想。

    果然,鹤丸国永最喜欢夜晚了。

    因为,只有在夜晚,才能瞧见月亮呀。

    刀剑之绊   END.

 

评论(10)
热度(32)

© 雷有几多中意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