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all快气绝

FF15沉沦/传火&血之回响收集中/云养龙
来找我玩呀(。・ω・。)ノ♡

【Prompto x Noctis】来信

亲爱的诺克提斯殿下,

  或者说,诺克特,你还好吗?原谅我用如此正式的语气来写这封信,但这实在是难以置信——我到底在干什么。

  我相信——如果不出意外——这封信你是永远都收不到了,写完之后我将会把它烧成灰烬。但我还是决定要写,即使这显得非常愚蠢。我想把那以后的事情都写到信里,我想,让你也知道这些——无论这多难实现,至少我努力过了。

  那之后,使骸彻底消失了,只可惜那些变成使骸的人类无法幸免。这片大陆生命力很强,不久就恢复了生机,社会也在大家的努力下慢慢回到正轨。现在伊格尼斯处理着各种王国里的大事小事,格拉迪奥成为了军队长继续守护着路西斯王国,而我——在跟他们说明意向之后——作为一名自由的,不属于任何公会的猎人继续生活了下去,毕竟这个世界的怪物还是很多的,还有,不得不承认的是,我还是比较适合拿起枪来射击。

  不过我没有放弃摄影啦,我的相机还是随时随地的带在身旁,只是照片里的人物照片少了许多,也没有办法拍摄那么多的战斗照片了。虽然如此,我的照片还是会登上杂志——毕普,就是那家杂志社的社长,总是可以通过一些奇奇怪怪的路子找上我,在他需要的时候委托我一些奇异景色。虽然有些过于危险,但我还是接受了,毕竟无牵无挂,也没什么人牵挂我。嘿,不过这么长久一来,许多人都知道了有一个喜爱摄影的自由猎人,总是为杂志社拍摄一些惊艳的照片。我也有许多粉丝啦,女粉丝也有的哦。

  一个人的旅途孤单了许多,平时我大多都是自己露营,偶尔会跑到新开的熟睡天堂去住一晚上。因为这个,我不得不训练自己的烹饪技巧。一开始可是吃尽苦头,我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想过要自己做饭。不过上次聚会,我做的饭还被伊格尼斯夸奖了,看来是确实有长进。我也终于,算是成长了吧。

  那么,就先这样,明天还有狩猎任务要继续。晚安,我亲爱的诺克提斯殿下。

你的,

普朗普托

附: 前几天是大满月,这是我拍到的月亮的照片,很漂亮吧?

又附:也许你可以见到露娜夫蕾娜殿下,请代我问个好。

──────────

亲爱的普朗普托,

  看到你这么正式的称呼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如你所愿,我收到了你的书信,它无端端地就出现在了这边的王座上。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收到的第一个来自那边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但在这里我可以见到露娜(你又猜中了),见到老爸,见到瑞布斯——可以见到所有离去的人。也许这就是逝者的世界吧。

  但我也不能总是见到他们,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孑然一身,而且我虽然可以自由活动,却只能在王都里游走,这也是挺烦人的事。

  该怎么说呢,幸好这边还有纸和笔吧。既然你的信可以传到我这边,那我烧一烧还是怎么的也许也能弄到你那边去。

  路西斯交给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我觉得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我倒是很讶异于你的选择,我还以为你会当个摄影师还是什么的,虽然现在也大概算是半个。

  可不要老做那些危险的事情了,谁说你是无牵无挂了?真是见鬼,这里倒还跟个小鬼一样,虽然我没什么资格说你——你都已经练就了这么多的生存技能,居然连做饭也学会了。有空也和格拉迪奥切磋一下如何?我看你们俩说不定能打个平局。

  顺带一提,信里附带的照片我也看到了,拍的很漂亮,果然摄影技术还是有长进嘛,不愧是现役摄影师猎人。如果哪天再见到露娜我也给她看看,顺便传达下你的问候。下次你也可以捎点自拍或者合影什么的过来,我挺想看看的。

  伊格尼斯还好吗,他是一个人生活吗?

  我这边没什么好说的,风平浪静。那么就这样,祝好运。

你的,
诺克提斯

附:如果你能看到这个的话,下次给我写个明确的回答。
 

──────────

亲爱的诺克提斯殿下,

  午安,现在是日光毒辣的十三点,我正坐在椅子上等着提我的新车。

  这么多年前的愿望现在终于能够实现了,想想不禁有些唏嘘,毕竟当年在某种程度上只是随口一提。现在希德尼也早就嫁人了,她在工作的时候也顺便教着她的大儿子修车。她的儿子也是很有天赋,说不定可以成为新一代的雷伽利亚修理师呢。

  哦对了,雷伽利亚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又找了回来,经过一番“很不得了的维修”(当事人这么说道)后,居然又可以开动了!简直是个奇迹!虽然她比以前更加精贵了……平时她被好好的安放在王都,偶尔让人开出去活动活动。

  我的车虽然没有雷伽利亚那么好,但也是不错的啦!当时跑去看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她,而且价钱也刚刚好,真是幸运。至于为什么想着买车……最近腰不太好了,骑陆行鸟太多了腰疼……

  过一会儿提完车我就得开着去接格拉迪奥和伊格尼斯了。之前狩猎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意外,差点死掉……大概腰的毛病就是这么落下的吧。我当时奄奄一息地爬到圣标给他们打了个电话,他们飞快赶来救了我一命,我可是被伊格尼斯骂惨了……为了给他们赔罪与感谢他们,我打算找个地方(暂定伊格尼斯家)给他们做一顿饭。

  啊,车来了车来了,等一下我再继续写!

  晚上好,我现在在伊格尼斯的家里借宿,由于有床的空房间只有一个,所以我旁边还躺着格拉迪奥。我盘算着自己打个地铺,不然实在是太挤了。

  说来挺不好意思,需要道歉的人是我,这顿饭却是我和伊格尼斯一起做的。上封信没跟你提,他的眼睛虽然是看不见了,可是最近最新研发的科技已经可以帮助盲人自理生活,具体说明太麻烦我就不赘述了,总之伊格尼斯现在差不多可以像个正常人那样生活了,而且比起自己摸索要方便许多,真为他感到高兴啊。

  我们随口聊了聊几句,现状啊将来啊什么的,最后聊着聊着还是聊到了你。我们都十分想念你。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会有些哽咽。我纠结了一下,还是将我在跟你写信的事情说了出来,并向他们展示了我还未完成的这封信。格拉迪奥先是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开始嘲笑我还想着希德尼这事儿。我忍不住跟着他一起笑,最后伊格尼斯也微微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一直笑了多久,反正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临睡前格拉迪奥偷偷塞给我一张纸条,大概是希望我一齐传给你,我一并附在信里了,记得看哦。

  啊,我还拍了我们的合照呢,也附在信里了,如果你也在的话多好。

  总之一切平安,晚安,诺克提斯殿下。

你的,
普朗普托

      
       诺克特,                                       
       你别在那边也闯祸,加油。       
                                                           
                             格拉迪奥                                                                                                     
     

附: 照顾好自己,诺克特。
 
                            伊格尼斯

──────────

亲爱的普朗普托,

  收到了信,时间间隔真长啊。看内容大概你们是没有收到我的信了,回头我再试试别的法子。

  看到合照了,你们的样子还真是久违了。格拉迪奥的小辫子怎么越留越长了,什么时候才剪掉。你倒是都挺好,只是脸上多了些皱纹吧,看起来更加老成,完全没了当年闹腾的感觉。伊格尼斯看起来是变化最小的一个了,也许是因为重归正常生活的愉悦导致的吧。

  话又说回来,你真是应该好好谢谢他们两个,你差点就过来见我了哦?注意点行不行啊,又不是年轻人了,冒险起码有个度。虽然我在这边确实是很无聊,但是还没无聊到要让你来陪我的地步。

  一周前我无意中找到了一根钓鱼竿,看上去似乎还可以用,我本来打算随便找个水域试试运气,结果发现无论在哪里都没有鱼。也是,这边要是有鱼就见鬼了。但这样明显的事实却让我无比失落,我想我大概是太久太久没有钓鱼了吧。如果有机会我可以钓上三天三夜,只是那样的机会大概不会再有了。

  这个小插曲让我想起以前的那些日子,它们好像就在眼前——这比喻虽然有些老套,却可以准确表达出我的真实感受。年轻时总因为害羞而不敢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不,现在大概也是,只是因为信息无法传递的原因才让我稍微大胆了那么一点儿——我落下了一个语言贫瘠的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些长进。

  在这边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我并不会感到饥饿,却时常感到困倦,因为没有钟表或是日历,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最近隐隐约约感觉到睡眠时间变长了,我怀疑是自己在外边瞎晃悠久了。请转告伊格尼斯,这边似乎是没有照顾自己的必要。

  一切安好,我写着写着又有些困了,先去睡了。

你的,
诺克提斯

附:哦对了,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忘记说了,除了鱼竿我还找到了个相机,居然可以拍照,拍了几张附到了信里。如果你能看见的话记得给我一个准确的回信。

 
──────────

亲爱的王子殿下,

  早上好,我已经帮您准备好了早餐,请您洗漱用餐——什么的,开玩笑的啦。会有人这样叫你起床吗?说不定伊格尼斯以前就是这样。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你在给我回信,好像看到你在写鱼竿什么的,直接笑醒了。果然是钓鱼王子,三句话离不开钓鱼——这么想着,我又拿起笔开始给你写信了。

  最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前几天在野外狩猎时捡到了一只陆行鸟雏鸟,我在送回陆行鸟驿站之前私心养了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粘着我不肯走了,弄得现在我什么任务也不敢接,生怕他跟着我丢了性命。现在好点了,我做一些简单任务时他会自己躲着,不过我也不再去做危险的任务了,连累这么一个小生命可不是好事。

  我对取名这事儿实在是头大,所以小陆行鸟现在暂时没有名字。要不然干脆以你的名字命名算了——我这么想过,但实际实施的时候还是没那么容易……久违的叫出你的名字让我感觉有些恍惚,那些明明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发音和吐字卡在喉咙里,好一会儿才出来。

不过小陆行鸟可真是可爱啊,毛茸茸小小个的,总是让人忍不住去抱抱他啊,揉揉他什么的。这几天和他在一起的生活让我有了一种久违的依靠感,或者说是,责任感……?他的突然出现让我意识到我不可以再这样子漂泊下去了,也许……是时候安顿下来了。

  我拍了几张雏鸟的照片,你看他真的特别可爱!

  代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向你问好!

你的,
普朗普托

附:你觉得我到底应该给我的小陆行鸟起什么名字?

──────────

亲爱的诺克提斯殿下,

  随着鸟儿美妙歌声的鸣起,诺克提斯公主从睡梦中缓缓醒来……

  抱歉,就是忍不住想跟你开玩笑。

  伊丽斯带着她的朋友来看我了,不得不说,原来的那个小姑娘长成了啊,漂亮了许多。她这次看我也是为了替格拉迪奥带点东西过来——那是格拉迪奥结婚的喜糖,还有几张婚礼的照片。他结婚了。

  说实话我感到十分愧疚,自己偏偏在这时候掉链子。现在的我正躺在病床上,脚上和左手手臂上打着石膏。十一月份的时候为了帮尼尔,就是那只小陆行鸟,摘他想要的果子,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然后滚到了山脚下,一昏就昏到了现在。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只受这么点伤算是幸运的了。(我正值中年,应该是男人的辉煌时期才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护士会这样对我说,真是的。)不过据我熟识的几个猎人说,上哪儿都找不到尼尔的踪迹,我很担忧。可是往好的方面想——伊丽斯这么安慰我——他说不定找到了他的妈妈。

  总之,我的这个事故正好发生在格拉迪奥的婚礼举行的一天前,我正赶去会场的路上。这么尴尬的时间点让格拉迪奥也束手无策,只好按计划进行。现在不是那么忙的伊丽斯便来给我送了喜糖,也来看望我。

  而她带来的朋友似乎是我的粉丝,那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黑发姑娘,我们似乎挺有共同话题。

  哦,我是趁着她们替我领盒饭的时候写的信,她们快回来了,我先放一放,等一下继续写。

  这一放就放到了第二天晚上。

  今天伊丽斯的朋友又来看我了,她真的非常有趣,恩……很有趣,而且和我很聊的来……而且……呃,还挺漂亮的。

  她说她非常喜欢我的照片,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关注了,见到我简直激动得不行。她又表示曾经想像过我会是什么样子,却没想到我看起来这么年轻。然后又说了一堆其他的东西,我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很明显她对“普朗普托”有好感,虽然她心目中的“普朗普托”可能过于美好了……

  不过,我可能确实对她多多少少有点好感,大概吧……说起来真是可笑,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这却是有史以来最接近恋爱的一次经历……诺克特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烦恼吧,真好啊……

  无论如何,我都这个年纪了,也该成家了吧——上次说要安顿下来却不了了之,这次就应该努力捉住机会实现了。

  我这边除了身体,其他的都还不错,那么今天就这样吧,我跟别人聊了一整天脑细胞都快被榨干了……好困啊……

你的,
普朗普托

附:格拉迪奥的婚礼照片

──────────

亲爱的普朗普托,

  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久,醒来后竟然有两封没读过的信。

多少次叫你注意安全,你都没放在心上(即使你收不到我的信一定也有别人的提醒),要是可以,真想把你好好揍一顿。

关于取名这事儿,很抱歉,我也是个不会起名字的人,儿时给自己那么多的玩具起名字大概花光了我毕生的灵感。我记得不知道是哪一天,你坐在车里问我有没有想好自己未来孩子的名字,我的回答简单粗暴——男孩用我的,女孩用新娘的。希望这个能给你以后取名字带来一些参考,你要是想直接移用到你的孩子身上我也不介意。

  你确实应该成家了——我本来想这么说的。但总觉得哪里不太舒服。可能这种感觉和你以前在日记里写的差不多——它就摊在书桌上,我不小心看到了那么一点儿。恩,就是那种异常的感觉,我早就不是青春期的小毛孩儿了,我很清楚那是什么。在最后那次露营时,我偷偷的将这样的心思掩藏在了对大家同样的心情之下,小心翼翼。要不是你看不到我的回信,我一定不会说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我想只有我还怀着少许这样那样的情感。真是该死,要不是不小心看到了你的日记,我说不定永远都不会意识到这件事情。可想起当年我们两个的躲躲闪闪,还是有点后悔。不过你似乎把这事儿忘的一干二净了,对吧?那么我也决定顺势将此当成青春期荷尔蒙的不正常宣泄,就此不提。

  帮我祝格拉迪奥新婚快乐,他的新娘子和他真是般配。

你的,
诺克特

附:虽然我挺不希望你收到这封信的,但如果你收到了还是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吧。

──────────

亲爱的诺克提斯殿下,

  今天天气很是糟糕,我回到以前的家里看了一趟。这一片地带幸运得很呢,当时受损不怎么严重,那以后恢复也很快。但由于要当猎人的缘故,我没有继续在这边住下,而是把这地方当做了放东西的仓库。
 
  当自由猎人的确危险了点儿,可我能收集到各种有趣的东西,它们现在都摆在我家客厅。我自己观赏居多,偶尔有人会来欣赏我的“战果”。有几件东西真的特别赞,你看到一定会叫出声来。

  不过这大概是我最后能自由欣赏它们的日子了。我和黑发姑娘(就是伊丽斯的朋友,感觉说了名字你也记不住是谁,所以我干脆不说了)进展还算顺利,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考虑结婚了。我打算把这个房子收拾出来,作为以后的立足地。

  所有收藏品——小件的可能还可以幸免——都要移出房子,她虽然喜欢看我拍的那些照片,却好像有些害怕实物。不过我决定将最喜欢的几件偷偷藏在地下室。

  收拾我自己房间的时候,我发现了许多有趣的玩意儿,有当年的学生制服啦,背包啦,还有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嘿,还是我们一起看过的那本——藏在床底。哈,两个小傻蛋的初次尝试,当时可真是年轻啊,什么都敢做,完全分不清该划分清楚的界限。不过就那一次,仅仅一次,再无其他。

  记得以前跟你试探性的提起过这件事儿,我谨慎得不能再谨慎,生怕你看出什么端倪,不过你倒是没什么反应,我猜你是没放在心上。也好,这事儿在从前的所有事儿当中显得异常愚蠢,忘了就算了,无伤大雅。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书桌有个抽屉是锁着的,我不记得把钥匙放在哪儿了,等一下撬开好了。

  最近我渐渐淡出了猎人圈子,开始接更多的摄影活了。我想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可以彻底离开猎人职业了吧。一切都好,你那边如何呢?

你的,
普朗普托

──────────

亲爱的诺克提斯殿下,

  我要结婚了,但我的状态不是很好,对,很是不好。我竟然开始害怕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我脑子里冒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我想我应该冷静冷静,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再次跟你通信了,一切并不是那么太平,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

  我是不是应该去找一找伊格尼斯?

你的,
普朗普托

附:这是我的婚礼请柬,一个月之后……

──────────

亲爱的普朗普托,
 
  恭喜,我们四个人里的单身汉终于又少了一个,可喜可贺,也不知道伊格尼斯有了心上人了没有。

可惜不能亲自给你送上祝福,希望我的心意你能感受得到。

另外,我想你可能只是婚前恐惧症而已,不必大惊小怪。去寻求伊格尼斯的帮助肯定是有用的,但我觉得他忙活你的婚礼都已经累死了,可能没什么时间理你这个新郎。(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普朗普托。)

  结婚以后你也别老给我写信了,被老婆发现自己给死人写信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不过婚礼照片我还是想看的,记得给我送来。

  很庆幸你没有收到上一封信,怎么样都好不过你能过上安定的生活。

  祝一切顺利,普朗普托。

你最忠诚的,
诺克提斯

附:婚礼将至,希望你忘记以前的那些小错误,包括你以为我忘记的那次。

──────────

亲爱的诺克特,

  一切都翻天了,天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我即将要搞砸一切,但我心甘情愿,或者说,我无从选择……?不,肯定不是这样,我不能为自己找借口。

  等有人注意到我的离开的时候,我大概已经走了很远了。伊丽斯一定想揍扁我,不,几乎所有人都会想揍扁我,而伊丽丝会想要杀了我。我很抱歉——虽然这么想着,我还是偷偷换回常服,开车离开了,就在我的未婚妻正在试婚纱的时候。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感到很抱歉,也对自己十分厌恶——为什么到这种时候才做出决定。哦,去他的,我真是个垃圾——对,垃圾。如果我没有手贱去撬锁的话,我就不会看到我写的那些玩意儿

  不……我不能把这些事情的责任推来推去。其他人不该受到我的牵连,不该。我想我必须担起责任……我得回去。

  希望你一切都好,我亲爱的诺克特。

你的,
普朗普托

──────────

普朗普托,

  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你个蠢蛋!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你这么义无反顾地去抛弃这些,你已经搞砸了一切,就算回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诺克提斯

──────────

普朗普托,
 
  上封信措辞实在是太激烈了,不得不说——很明显,你抛弃了安定的新生活这件事对我有着巨大的打击。虽然你根本收不到,但我还是决定重新写一封信。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你做出离开的决定,但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你可能是有自己的理由。无论怎么样,我相信你。

诺克提斯

──────────

普朗普托,

  事情解决了吗,你还好吗?如果能收到的话请回信。

诺克提斯

──────────

亲爱的诺克提斯,

  距离上次给你写信已经过去多久了呢?我已经不记得了。整件事情从狂风暴雨到静如死水,现在应该已经彻底没了波澜。

  我回去的时候格拉迪奥他们正在疯狂地找我。格拉迪奥几乎要把我掐死,他留在我身上的手指印过了好一段时间才消下去。他们真的生气了。但我还是懦弱地说了谎话。我告诉他们我只是因为紧张而去兜风了,并且保证再也不会这样。

  我的解释让他们很不满意,最怀疑的是伊格尼斯,所幸的是我的未婚妻出面帮我解围了。我向她道歉,她温柔地原谅了我。可笑的是,她的眼神竟然让我想起了你。她问我她穿婚纱的样子漂不漂亮,我点头,并且告诉她我很期待我们的婚礼。

  我知道我是个混蛋,也知道这是个要用一生来圆的谎。但我并不后悔,诺克特。因为我意识到,在那样的巨大变故之后,所有人都太疲惫了。他们都想要平稳的,幸福的未来。我所需要做的只有让一切按照预订进行,即使那违背了我的愿望。

  这样很傻,我知道的。我并不是想当什么奉献式的英雄,我对那样的东西深恶痛绝。可是维持所有人生活的秩序大概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在汽车旅馆的对话吗?你真是特别温柔啊,让我我保持现状就可以了,而我却到今天都做不到。我是四个人里最后的一个,一直在后面追赶的那一个。这件事情从未改变。所以我必须将我能做到的东西做好,必须。

  明天就是我的婚礼,我很平静。

  在那边多保重,诺克特。

你最忠诚的,

普朗普托

──────────

普朗普托,

  是的,你没错。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只有在这一点上你是正确的,普朗普托。

  你对我很重要,虽然现在才说已经晚了。我本以为你的顾虑会在那天的谈话之后彻底打消,但看来还是我过于马虎。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场合,都没有人认为你落后于我或是其他人。我没有办法想象那段旅程没有你的样子。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带上你吗?这并不是父亲安排的,也不是你的请求得来的。这是因为你是我唯一一个自己交上的朋友。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而我的父亲也完全没有反对的意思——他对我身边的人总是异常严格,这就已经说明你并不差。

  我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了你的心意,普朗普托。我想我大概没有猜错。我很惊讶于你还抱有这样的感情,原谅我没有办法回应你,即使我非常想要这么做。无论如何,我已经不在人世,这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你不必在我身上过多停留。

说实话,我甚至有点暗自庆幸当初我们没有向对方表露心迹。水晶做出的选择从一开始就铺好了我人生的道路,与其让你承受短暂温存后的双重打击,还不如现在这样。

  我希望你能过上安定的日子,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过上安定的日子。但从来都没想过你会为此牺牲自己。这并不是一件矛盾的事情,你不需要为其中的一边而舍去其他。

   虽然你应该收不到这封信,因此我也改变不了任何事,但我期待奇迹发生。

  无论怎样,都祝你新婚快乐。

你的,

诺克特

──────────

混更】

如同后日谈一样的东西

如果对角色结婚感到不适真的非常抱歉

这周考试所以没写啥  这个是将近一个多月之前写的东西

其实我还有四五个坑在平行着填没发上来】

这次写在最后是不想破坏观感

还没写完啦_(:з」∠)_
大概也算是逼迫一下自己】

老福特手机编辑没有办法达到最好的效果所以只能凑合一下先!!我之后上去改改
壮壮那里的字条是有格子的本来……但是显示之后一团乱
还有有些是划掉了字的 但是手机客户端没这个字体所以都暂时删掉了】

希望能喜欢

评论(25)
热度(60)
  1. 诺诺Astrall快气绝 转载了此文字

© Astrall快气绝 | Powered by LOFTER